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淄博治好白癜风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0-19 05:52:00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淄博治好白癜风,嘉义白癜风医院,浦北白癜风医院,济宁治白癜风的仪器,江西白癜风初期危害,济南白癜风初期危害,临沂治白癜风的仪器

  

  管理员在公园河道里找到一辆共享单车。

  

  一排快兔出行的共享单车被拆除坐垫下方的固定螺丝,全部无法骑行。

  

  管理员介绍,最近每天都能找到一些不同程度损毁的共享单车。

  

  某小区楼下,一辆被损坏的共享单车。

  看到花溪十里河滩的自行车再次被破坏,吴东有些愤怒了。

  “快免”今年1月底进入贵阳市场,作为最早进入贵阳的共享单车品牌,吴东负责维护的自行车最先在花溪公园一带被破坏,接着同行永安行也进入了贵阳。

  3月初起,另一款风靡北上广深的ofo共享单车也在贵阳投放了一万辆车,他们在方便市民出行的同时,无一例外都共同遭遇了暴力破坏。

  “我们第一代的车都是被放气,现在换成实心胎,这些人就改成破坏坐包。”3月20日,贵州都市报记者跟随快兔出行的维护员吴东,在花溪公园和十里河滩一带,寻找被放气、拆解和扔下河的共享单车。

  因租金相差几倍 普通租车行生意惨淡

  花溪公园和十里河滩,是贵阳市民的骑车胜地。走在这两个景区,会有不少租车商家主动招揽生意。“租单车不?我们这里有很多单车可以选。”在两三年前,有意骑车的旅客就会跟这些商家杀价,10块一个小时,或者15块两个小时,每逢周末,商家们上百辆自行车都不够租,生意好得不得了。

  但是往日生意兴隆的场景,今天已经不复存在。“5块钱一个小时都没有多少人愿意租了。”花溪车站后面的巷子里,一家自行车店的老板坐在门口招揽生意时,很无奈地向记者抱怨。

  “我们的车半个小时才1块钱,随借随还很方便。”吴东是快兔出行在贵阳市花溪区的维护员,他和另外一个同事负责花溪区3000多辆共享单车的维护工作,走在花溪大道的自行车道上,随处可见他们的绿色自行车。

  便宜,随借随还,共享单车的这些特点,挑战了传统自行车的生意。“只要会用智能机,知道共享单车的都会用我们的车。”吴东说,因此他们也与这些租自行车的成为了竞争对手。

  破坏方式层出不穷 河里捞起单车

  被损毁的共享单车,除了被放气、被拆零件等恶意损害之外,还有被扔下河、扔进草丛的。在十里河滩河边,吴东又发现一辆车躺在河边。“正常情况下骑车是不会骑到河里的,这种很明显也是被人扔下去的。”

  “每天平均有20多辆车异常,能维修的我马上就维修,不能维修的就只能运回去请专业师傅弄。”因此,吴东走到哪里都背着一把充气筒,遇到是被放气的车,就直接打气后换上新气门芯,但是遇到拆坐包和破坏刹车系统的,他就没有办法了,只能是把它们集中起来找车运走。“这些车的成本每辆在八九百元,现在被损害了至少要两三百元才能维修好。”

  快兔出行目前在贵阳投放了1万余辆自行车,未来还将投放5—8万辆,目前花溪区已经投用的就有3000余辆。“经过统计,目前大概有两三百辆被不同程度破坏,有很多破损严重的还需要时间维修。”吴东说,这样的遭遇不止快兔,刚刚来到贵阳的ofo也不例外,他们也被大规模地放气,很明显是有人故意为之。

  花溪区3000余辆车,只有2个维护员,每天光是查看这些车的日常情况就累得够呛,但是吴东还要负责把被损坏的车集中到一起,遇到大规模的破坏,他有些忙不过来。

  “现在情况越来越严重了,我们只有报警了。”就在记者采访时,吴东拨打了110报警,随后在花溪大道巡逻的三位民警找到吴东,详细了解了这些车辆被损毁的情况后,表示会尽快调查。

  快兔出行贵州负责人潘小东介绍,他们希望警方彻查,找出这些恶意破坏共享单车的人。

  此外,贵阳市交通和城管部门均表示,目前贵州还没有出台专门的法律法规管理和维护共享单车,他们现在也是按照普通的交通工具进行管理,只要遵守交通规则,停放规范,他们也鼓励市民采取这种绿色出行的方式。

  集中放气拆走配件 60多辆单车被破坏

  作为快兔出行在花溪的维护员,吴东虽然才工作一个多月,但是每天都接触到自行车被各种不正常损坏的事件。“要么放气,要么是坐包拆了,要么把刹车弄坏。”吴东说,他的工作与其说是维护,实际常常是为共享单车“收尸”。

  在十里河滩靠近花溪车站的一条巷子里,骑着共享单车进行维护的吴东,恍惚看到了一辆被破坏的车。“那里地上扔了一辆,我过去看看。”吴东推着车子过去一看,果真有一辆“快兔”躺在墙角,坐包已经捏松了,固定坐包的零部件也不见了踪影。

  在十里河滩的一块草坪上,记者发现了一个被破坏的共享单车集中点,靠近草丛的地上有快兔和永安行的两款车,而另外一排整齐地放着ofo的共享单车。“我们一共有30辆车被放气了,而且是前后胎同时放。”三名ofo的维护人员正在整理从各地推过来的单车,准备统一维修。

  “我们第二代车是实心胎,他们放不了气就拆我们的坐包。”吴东说,放气的这种破坏方式,他们第一代车也出现过,停放在花溪公园公交站台附近自行车道上的30多辆车,也是被拔走了气门芯,现在快兔的第二代车改为实心胎后,又有近30辆车的坐包螺丝扣件被拆走了,这直接导致坐包不能固定,乘客自然也就不能骑了。

  仅仅是3月20日早上的两个多小时里,贵州都市报记者就在花溪公园附近发现了60多辆共享单车被恶意破坏,品牌主要是以快兔和ofo为主,该路段车辆相对较少的永安行,也发现一辆踏板被直接弄断,无法骑行。(李坚 杨兴波 摄影报道)

  延伸阅读

  共享单车,谁在对它下毒手 律师:恶意损坏涉嫌犯罪

  去年以来,共享单车风靡全国。然而,在为广大市民低碳出行带来便利的同时,针对共享单车的破坏、私占等不端行为也频频出现。上海有人将共享单车扔进黄浦江,北京有人将单车挂在了树上,其他地方有人将共享单车喷漆后改头换面,还有人将共享单车在网络抛售,在贵阳,花溪十里河滩一带成为共享单车的“抛尸地”……刚刚在贵阳诞生几个月的共享单车,到底得罪了谁?

  在全国范围内来看,共享单车被大规模地破坏主要来自两方面,一是黑车、摩的和自行车租赁商家对共享单车抢占市场的不满,二是一些人出于贪图小便宜的心理。

  共享单车的持续破坏首先是对财产的破坏,对共享单车公司的财产造成一定的损失,加大了其运营成本;其次,基于共享单车的公共性,一定程度损害了市民公共出行的权益,削弱了人们对公共财物的保护意识,起到不良的效果。共享单车出现之后,不少人感慨共享经济的普及也暴露了人性弱点,对人的素质要求和行为约束也应成为共享单车配套的“软设施”。

  共享单车的运营和维护不仅需要提升市民的思想觉悟,还要求法律对破坏者依法办事,有所惩戒。贵州典正律师事务所阮律师指出,恶意毁坏或丢弃共享单车将涉嫌犯罪。如果故意毁坏单车估值超过5000元以上,将面临故意毁坏财物罪的指控,可判3年以下有期徒刑、拘役或处罚金。如果在5000元以下,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条例,可判5日以上、10日以下行政拘留并处500元以下罚款。而侵占车辆也可能涉嫌犯罪,据媒体报道,上海市一法院作出判决,把共享单车搬回家的韩某被拘役三个月,缓刑三个月,并处罚金1000元。(李坚 杨兴波 摄影报道)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滨州治疗白癜风